唐征祥原创:警坛大腕印象记

时间:2020-06-06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记得是在2004年仲夏,我市城区某校园宿舍区发生一起命案,一年逾七旬的老妪被人杀害,室内财物有被劫掠迹象。接报后,我带绣林所几位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并同时向市局汇报,市局

  记得是在2004年仲夏,我市城区某校园宿舍区发生一起命案,一年逾七旬的老妪被人杀害,室内财物有被劫掠迹象。接报后,我带绣林所几位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并同时向市局汇报,市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率局刑侦大队近十名侦查员几乎同时抵达。命案必破,这是新千年全国公安机关自加压力向全社会作出的庄严承诺,响亮的口号不仅起到了威慑违法犯罪的作用,且增添了我们基层公安机关破大案、破要案的决心和信心。

  经过缜密细致的现场勘察和认真扎实的调查走访,专案组将此案定性为“入室抢劫杀人案”。被害老妪系被人掐脖气绝身亡,室内有大量翻动痕迹,平时随身携带的一部手机不翼而飞。被害老妪一未成年孙子有重大作案嫌疑。据知情人透露,老妪的孙子时常前来索要钱财,遇到拒绝时曾扬言要弄死她并有谩骂、殴打言行。就在老妪被害前天,她的这个孙子都曾前来纠缠很长时间。据此,专案组迅速查找此人下落。两天后,追捕组在外省某地将其找到带回石首,但经过反复询问和深入调查,孙子的作案嫌疑被排除,案发第三天,侦破工作出现困难局面。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之际,一辆印有警用标志的庞然大物开进绣林派出所。庞然大物停稳之后,上面走下来三个湖北警界的重量级人物:省厅分管技侦工作的副厅长尚武、省技侦总队总队长龚道安(现任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省技侦总队副处长余平辉(现任省厅副厅长)。我一时傻了眼,以为脑海发生了错觉,待平辉处长叫我时我才醒过神来。平辉处长向我介绍两位领导并说明来意后,我紧紧地握着他们的手激动的不知怎样感谢。驻所的石首市局领导和专案组成员也都迎了出来。这三位领导,大家以前也是有过接触的,特别是余平辉副处长,石首人,家乡情、同学情,许多的不解情缘把他和石首常常绑在一起。而龚道安总队长读警校时曾经在绣林派出所实习过,公安县人,不到而立之年便是公安县赫赫有名的刑警大队长,尔后又通过招考被提拔为荆州市公安局的领导。至于尚武副厅长,虽然接触不多,但他很长时间分管全省公安部门的侦察工作,干练、机智、儒雅、平实的作风很早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没有寒喧,省厅领导们直截了当。尚副厅长说:接到石首市局、荆州市局的报告后,省厅引起高度重视。虽然这起命案在全省范围内来讲并不算特别有影响性的大案,但为了鼓舞石首公安“命案必破”的决心和信心,我们果断决定迅速赶来支持你们。我们开来的是省厅花重金刚从美国购进的技侦宝贝,第一次实地侦用就来了石首。龚总接着说:出发前,有同志说我们是用牛刀来石首杀鸡,如果这只鸡我们用牛刀杀得干净利落很漂亮,相信对全省的刑侦工作会起到颠覆性的影响和作用。对于领导讲话,我当时由于兴奋,由于知识的欠缺和环境的局限只能一知半解,没能悟出“科技强警”的深刻含义。老是在心里琢磨一些“小九九”:到底是石首人,到底是荆州的老领导,对咱们石首公安局就是不一样,就是特别关照。根本没有想到省厅此番石首小试牛刀会在全省起到示范引领的大作用!格局决定命运,我从警三十多年少有建树少有进步,由此可以窥见必然性和根本原因。

  案件很快得以侦破,个中的情节、细节因为涉及公安技侦秘密不能详细披露。作案人是一名游荡于石首城区的混混,目的是谋财。被害老妪经常在茶馆打点小牌引起此人觊觎尾随,入室将其杀害并劫掠部分财物及手机后继续在城区晃荡,以为冰消无事。案件破获后再看案情似乎并不复杂,但在破案过程中,公安机关作出的努力,民警付出的心血,领导的决断与智慧,完全可以写出一本书!

  2002年一一2006年我在绣林派出所所长任上四年多时间,辖区内共发破4起命案,其中最有影响的是2003年的一起“抢劫杀人双尸案”,夫妻双双被害,十岁的男孩被害苏醒后在邻人帮助下报案。在石首市局、荆州市局刑侦支队的领导下,通过艰苦卓绝的努力,10天后侦破了该案,当时在湘鄂边界影响很大。相较于这类重案,那起老妪被害案也许破案难度、社会影响会要小一点、少一点,但现在回忆过往,我的脑海出现的第一画面便是三位领导莅石时亲切、睿智和大气的印象!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虽然与他们接触不是很多,但毫不矫情地讲,总是感觉他们就在我身旁。或许这是一厢情愿,或许领导们对我早已印象模糊,但我对于那一幕却久久不忘。后来在省厅网上看到尚武副厅长高风亮节、退居二线所写的申请书,也是深为钦佩,深受感动,一个公安机关高层优秀指挥官的印象更为丰满。余平辉副处长而今是湖北省公安厅最年轻的副厅长,前途无量,他应该还记得我的。龚道安,这个名字在荆州、在湖北都很响亮,很多人会为结识他而感到荣幸、感到自豪。我也是他的粉丝之一,常常有人谈起,便会插进去说道说道。我还在我的小说里经常塑造他的形象,称赞他的事迹。“十八大”召开之际,随石首市委领导进京办一起案件,遇到难题时又想到了他。怀着忐忑的心情到公安部去找龚道安总队长,龚此时已升任公安部技侦局的局长,我害怕他会不理我这个不速之客,甚至会不再认识我这个基层的“小所长”,于是打电话联系石首市局,以局的名义再次说明来意。龚局长非常热情,没有一点高官的架子,事情给我们办的也非常顺利和满意。这又是一次工作上的特别关照,按规定,我们的这个申请就工作性质、程度来讲尚不够公安部这个高层来支撑、来倾斜。龚局长毫不犹豫地支持、倾斜,这其中绝对有他对石首公安的一种特殊情意。

  时光飞逝,一晃十多年过去了,而今我亦面临解甲退休之年。三十多年的警营生涯令人难忘,最最难忘的是战友们在一起风雨同舟、守护平安的深厚情谊。无论是身居高位的领导还是初涉警营的新员,在侦破同一起案件,处置同一件突发事件,调处同一起纠纷的时候,他们都会紧密团结在一起,相互之间因工作建立深厚的友谊。这份战友情比什么都珍贵,会永远永远留在我们的心底!